請看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腹黑劍帝重生記
章節報錯

腹黑劍帝重生記 15不能惹的俞大嘴

  可憐李連璧見他不吭聲,就以為他慫了。

  但他也不好得罪器宗,便緩和了態度對俞德鄰道:“此事乃官方公務,你還是先走吧。”

  俞德鄰自然不會理他。

  李連璧隨即問周柳章:“他到底違法沒有?”

  然而在場人等都沒有注意到,就在剛剛李連璧出手時,人群里一個年輕人幾乎沖出,這會兒正轉頭離去。

  他走出人群時,有幾個過來看熱鬧的年輕女子見到他的臉,不由花癡,好帥,和戚家大少爺差不多帥!

  陳別江頓時亂了。

  戚煉辰有我帥嗎?不可能!

  這廝昨晚抵達此處,找個青樓廝混了會,起來后就聽戚家的善舉,他正擠碼頭里看熱鬧呢誰曉得周柳章就來搞事了。

  他見對方這架勢是要沖戚家玩陰的,但此處已有器宗在維護,陳別江想到戚家家里只怕沒人保護,于是才轉身先離開的。

  一襲青衫的英俊少年安靜的走在石板路上。

  他出塵的顯示下,是**的內驅。

  當城主府的人不久后下作的對戚家女眷下手時,他就會橫空出世,于是戚煉辰那混蛋見到自己就涕淚交加的磕頭感謝。。。本少宗主再大度的扶起他,如此我們扯平了。。。

  他在滿腦子幻想時,碼頭上的鬧劇還在進行。

  周柳章很痛心疾首的說:“下官經查,此戚明遠還是上次燒毀貢米的嫌疑,雖然王東升等認罪,但火災畢竟發生在其碼頭上,他多少有些責任。朝廷大度沒有追究此事,誰知此輩竟敢這么猖獗。前事堪堪過去,就囂張跋扈的廣撒錢財,他這分明是藐視朝廷毫無敬畏之心啊!”

  他一臉的為國為民,李連璧卻喝斥道:“荒唐。凡事論跡不論心,我在問你,他如此做可有違法之處?”

  “有。”周柳章叫道:“大雍律法禍亂篇有言,凡利誘威逼百姓為其宣揚名望,建筑生祠等舉,以亂政論處。”

  “既如此,那無什么可說的了。那就把他拿了按章辦事吧。”李連璧聽完有律可循,于是很公允的頷首。

  但他這時發現俞德鄰竟還站在面色慘白的戚明遠面前,且面帶譏諷。

  李連璧不由皺起眉頭:“你當真要干擾地方行政事務?”

  俞德鄰不答反問:“他們叫你李大人,看你剛剛出手又是符修的套路,莫非是總督府的五品符師李連璧先生?”

  “你又是誰?”李連璧這個時候才認真問對方名字。

  俞德鄰依舊沒答他的話,卻和戚明遠道:“虧得我器宗將你定為制定運輸商家后,我器宗總部的八品器師魯直橫大師又派我來此再核實一下你家的實力,要不是我在這里你豈不被這些冠冕堂皇害人的家伙坑死!”

  他說完這些才回過頭來。

  但俞德鄰發飆的對象卻是周柳章。

  眾人就聽他冷聲道:“周城主好大的威風,居然要拿我器宗的運輸負責人。你剛剛話里的意思,戚明遠是在收買人心?那我跟你先談談我大雍的律法,禍亂篇有令:凡利誘威逼百姓為其宣揚名望,建筑生祠等舉,以亂政論處。請問,他利誘在哪里威逼在哪里,生祠又在哪里。”

  周柳章沒想到修仙的不干仗卻普法,都暈。

  他一時詞窮也只能強撐著道:“之前有人。。。”

  “人呢?我給你一床棉被你就跟我亂政造反啦?你瘋了還是我瘋了?去看看那些百姓的眼睛,誰特么的聽的下你的鬼話!”

  周柳章啞口之際,俞德鄰再一聲罵:“就因為戚明遠不想沾染仇家的金銀,于是用以慈善,就被你扯出這么多犢子來,還蒙蔽高高在上的李大人信以為真。你這鼠輩真是好膽。”

  李連璧聽到他說“八品器師”還有“指定運輸商”已經曉得不好。

  現在見這廝只沖周柳章發作更覺得辣手。

  傻子都看得出,周柳章是按著他的意圖辦事的,可人家器宗只找周柳章的麻煩,你不維護吧,傳出去你怎么做人?你維護吧,你。。。

  周柳章已汗流浹背。

  他才來此城,所以不曉得城內有幾個不能惹。

  洛安的南門北門都沒出人杰,只有動輒躺車輪下的西門王光棍和連克八夫的東門李寡婦。

  還有就是器宗的俞大嘴了。

  堂堂仙師能在紅塵內有如此名聲,可想而知他多狠。

  這不,懟完狗腿的俞德鄰并沒有放過李連璧,他拱手道:“李大人,在下只是本地九鼎坊一個普通弟子,比不上您位高權重一言九鼎。所以要是您不信的話,隨在下去九鼎坊走一遭就能知道,此人是我器宗的定點運輸負責人,不怕你笑,昨兒夜里剛敲定的牌子還在做呢,說不定晚上您都能趕上他家的賀喜酒。”

  李連璧只覺得這廝說話皮里陽秋,比公門里最油滑的小吏還難纏。

  他聞言道:“就算他是器宗的運輸人,周城主也是公忠體國之心。”

  “不,他就是卑鄙陷害之心。”俞德鄰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此刻有諸多的百姓在圍觀,俞德鄰作為器宗的仙長直接指認城主對戚家有卑鄙陷害的意圖,頓時惹的周遭嘩然。

  只有李連璧曉得,俞德鄰說的不是周柳章,對方說的是自己。

  區區一個器宗的器士人物竟敢對自己這般猖獗。

  李連璧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索性強硬著一字一句的說:“我勸你慎言慎行,本官要拿的人,你搬出器宗長老也無用。”

  說完他喝道:“給我拿了,如有反抗休怪我無情。”

  俞德鄰沒想到這廝竟真撕破臉,親自帶隊向自己逼來。

  他既知道這是李連璧,曉得自己不是對手,但他也不肯退讓,堅定的站在戚明遠面前對李連璧道:“我勸你才要慎言慎行,有些人你還真的碰不得。”

  作為九鼎坊主陸樹銘的弟子,他當然曉得戚煉辰昨日的制造出新劍的驚天之舉。

  也知道魯直橫和師傅已將此事上報總部。

  李連璧在這個節骨眼上竟對戚家下手,還是用這么**裸的欺壓,俞德鄰都想問,你就算不要臉你符宗還要不要臉了?說起來戚煉辰好歹還是個通過浮世繪考核的符修吧。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請看小說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1

最新推薦

星擇 權少,寵我我超乖! 必相逢 農門醫女:病嬌國師撩不起 五神天尊 重生無冕之王 地球之主 請對我負責GL 一只狐貍的故事 絕品闊少在都市 隨身空間:神醫小農女 萬古魂帝 星星糖 無限作死就變強 唯我魔道
手机话费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