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小說網 > 現代都市 > [修真]劍途
章節報錯

[修真]劍途 第141章 昆侖玄境(三)

  林長遠冷淡的推開靠著他的宗寂,道,“便是你最弱小的時候,我也不曾嫌棄過你,如今力量全盛又何談得上失望一說,只盼你這一次出了這玄境,不再是任性妄為,莫在給我添麻煩。”

  宗寂臉色一變,道,“我給你添麻煩,你當我是那個靈力不濟的家伙嗎,纏著你,靠你的同情在你的庇護下茍延殘喘活著,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和上一次一樣,不過這一次沒有人能救得了你。”

  長遠一笑,道:“那你就出手殺了我,反正我現在靈力耗費一空,你若是動手,我眼不眨,腳不移。”

  宗寂臉色更是難看了,他咬著牙狠狠的盯著林長遠。

  長遠笑得更肆意,道:“我那個師弟可從來不給我添麻煩,他雖力量不足卻從來都對我全力以赴,我這輩子得到的最好的東西就是我那師弟的赤誠之心。所以若要我償還,還你一條命也不無不可。你要動手便動手試試。”

  宗寂一把抓起長遠衣襟,他的表情極為憤怒,將他那張時時刻刻都埋沒在空虛和冷漠中的臉面扭曲得十分難看,但林長遠果真如他所說半步未移,寸毫未動。

  長遠注視著面前這個比他更高,比他力量更勝的家伙,可是他腦子里卻全是十多年前那條浦原山道,那一場大雨,還有雨中被他甩下受了傷的宗寂。他恍惚間又憶起宗寂的抽泣聲,跪在他床下一遍一遍的抄寫附言經,他毀了不少張,這些記憶在這一刻變得無比清晰起來,他猶能憶起宗寂抱住他手臂不肯松手的觸感。

  原來他從來沒有忘記過。

  宗寂臉色開始發白,連嘴唇都變得慘白,林長遠的目光注視著他,可是對方看的不是他。他們之間從來就沒有過往,僅有的過往是他利用林長遠,他傷了林長遠,他差點殺了林長遠。可是,這個人本來就不該存在的,他既是注定了孤寂一生,如何又要撕裂他再活生生的插進來一個人呢?

  “你的師弟?從來就沒有存在過。”宗寂松開手,然而他身周的炎意卻將那玄湖之水侵染出一絲絲血色。

  林長遠雙掌一陣刺痛,那些炎氣似乎和玄水的毒性相互交融,正一層層越發深厚的侵蝕著他的雙掌,那雙手正慢慢的顯露出黑斑,從十指尖竄往手心。

  宗寂退了一步,他看著林長遠側放在身邊的一雙手掌,猛得將它抓了起來,黑斑蔓延的速度極快,長遠十指已然如同那玄湖之墨色,冰冷僵硬浸透出點點腥氣。

  會廢掉的。宗寂扣住那雙手,手指陷入肌理之中,“你會廢掉的林長遠。”

  “那又如何?”

  宗寂神色一凜,炎烈的劍氣沖進湖邊的樹林當中,數丈高的林木頓時化作粉塵,然而林間光芒乍現,迸出數道灰色的劍光沖向林長遠,一個人從林間走了出來,正是一路跟著他們的谷淺。

  宗寂抓起長遠的肩膀往旁邊側避開去,他本已是極怒,然而對著林長遠卻終歸是下不了手的,豈知那谷淺是個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便是這玄湖之上盡是他散發出的炎意,對方仍然追了過來。

  他豈肯再放那谷淺離開,松開林長遠,化出異神,斬出三道炎浪,直撲谷淺而去。

  那谷淺雖然是個醉心于奇門異術的人,然則心思極細,以他的修為加上一路來所聽得的關于宗寂的情況,如今這筋脈大開之勢必有蹊蹺,且他雖未鉆研過縛咒之術,但亦有所聽說。所以他并沒有避其鋒芒,反而是趁勢而上,與宗寂之力爭鋒相對起來。

  不出十幾個回合,谷淺已隱隱有被壓制之勢頭,但他并未亂方寸,而是慢慢遠離那玄湖。

  宗寂冷哼了一聲,他豈有不知道谷淺算計的什么,他身體中的力量之所以如此之勝,俱是因由那玄湖之水能與縛咒之術和器陣之力相互牽引,使得炎力暫時得以流通他的經脈之中。可惜玄水之力并非得一而永,一旦他離開玄湖,即便還能保留下部分力量,也達不到如今這般狀態,那個時候想要殺谷淺,怕是未必就能得逞了。

  但若是他不能立刻解決了這個人,一旦讓他逃了,對方暗中放冷箭的話,他即便無所謂,那個人卻是極可能中招的。

  一想到林長遠那雙手,宗寂更是極怒,不給他添麻煩的師弟?只會依賴他,弱小得可憐的家伙竟是不會給他添麻煩的人?

  那他呢?

  他可以取對方性命,亦可以救對方性命。不過林長遠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那個可憐蟲般的小師弟罷了。

  長遠見那兩人漸遠,他終究是擔心宗寂,便是知道自己跟過去亦未必能起什么作用,卻還是忍著雙掌的疼痛跟了過去。

  他方才行至剛剛谷淺藏身的地方,卻忽感那林中威壓一沉,竟逼得他邁不出腳步,林長遠心一驚,立刻意識到不好,撤身便往湖邊跑去,然而他靈力消耗太大,哪里是早早等著這一刻的谷淺的對手。

  況且長青劍已碎,當谷淺劍氣襲來之時,林長遠退避不得,亦毫無招架之力。

  就在這時,一陣炎霧卻朝長遠沖了過來,那霧中隱隱能看清一個人的軀體,林長遠心中清明,腦子里卻是一片空白,只感覺渾身刺痛,連那雙掌之痛也變得輕微起來。

  那團紅霧的灼熱之意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甚,林長遠心中微駭,然而他很快就再不能抵御那紅霧的灼燒感,意識漸漸模糊起來。

  谷淺亦是一震,他那一劍本是全力而為,正是要取林長遠的性命,然而擊于那紅霧之上卻只見半刻消散,玄湖之水陡然波紋縱生,谷淺呼吸一窒,只覺形勢易變,轉身欲逃。

  不過腳下尚未移動,一股龐大的炎力如高山般向他壓了過去,這般力量既無任何收斂更無任何技巧可言,全是□裸精純的力量罷了,與其說是為了壓制他,不如說是連力量擁有者本身也沒辦法將其控制好。

  異神在炎力之中,劍威更甚,谷淺竟大有血脈受壓,無法施展劍意之困,他胸口一痛,被異神之殘影割出一道深口。

  這時候谷淺可不敢再肖想那只靈豹,他拋出保命的云行法寶,在那炎力之中破出一道缺口,遁逃而去。

  然而他的離開并沒有使宗寂四周的炎力收斂,反而越來越有大增之勢。

  梅棄感受到那炎力之時,臉色大變,他尋著那力量匆匆趕往玄湖邊,果然宗寂已失了神智,全然無法控制他體內的那般炎力。

  原來谷淺那一劍雖未要了宗寂性命,卻傷他不輕,他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請看小說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最新推薦

都市無敵炫少 都市之美女的超級保鏢! 凌天戰尊 一夜甜蜜:總裁寵妻上癮 人生一串 玄武神醫凌辰蘇靜 我家王妃是天仙 重生之電子工業 我真沒想入贅 商路局中局 杜鵑不鳴如之奈何 校園修仙武神 肌肉影帝 情深緣淺:億萬寵妻 大王有命
手机话费买彩票